首页  

华裔天才数学家陶哲轩自述     所属分类 math 浏览量 53
陶哲轩,1975年生,是澳大利亚唯一荣获数学最高荣誉“菲尔兹奖”的澳籍华人数学教授
他是调和分析、组合数学、解析数学论等重要数学研究领域里的重要数学家,被誉为“数学界的莫扎特”


我一直喜欢数学。记得在我两三岁时,总爱围着祖母转。
她一边擦窗户,一边跟我玩游戏。她要我说出一个数字,比如说3,
她就用清洁剂在窗子上喷出一个大大的3然后再擦掉。我觉得太好玩了。

我小时也有一些算术练习簿。
它们都很简单,比如,像3+☐=7这样的等式,问方框中是几?
我觉得真是有趣。对我来说,数学是唯一让我奉为真理的:3加4就是7,本该如此。
永远无人可以提出新兴概念而说老答案已经是不对的。
我喜欢数学的明确理性,并视它如一种抽象的玩意。
我只是在后来才意识到它是如何与现实世界相关,又如何可以应用到各种事情上。


我在澳大利亚长大。在儿时父母曾给我做过测试,
在发现我有某些才能之后,他们为我安排了一些特殊课程。
我交错着跳了几个年级。例如,在初二时我一边上英语课和体育课,一边上高三数学和高二物理。
在高三时我已经上了大学的一些数学课程。我母亲不得不将我从高中接送到当地的大学。

这真是复杂。在某些课堂中同学与我差不多大,而在其它课堂中同学要比我大五岁。
许多同学都比我高大和成熟。我二十一岁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第一次走上讲台教书时感到非常惊讶,因为那是头一次我成为了教室里年纪最大的人。


我研究素数。素数是指那些只能被它自身和1整除的自然数,如2,3,5,7,11等。
我与格林(Ben Green)证明的一件事情是,在素数中可以找到一个以算术级数著称的特定模式。
你可以找到五个、十个、二十个甚至是如你所愿的任意多个等距的素数。

素数已经被研究了三千多年,这主要是出于好奇心。大街上的普通人并不需要这些素数来做什么。
但有趣的是,大约三四十年前人们发现,素数对密码学非常有用;
事实上它比人们发现的其它代码都要好得多。
今天,如果你使用自动取款机或在互联网上使用信用卡,
它们就会将你的所有数据扰乱成某个基于素数性质的代码,因为这种代码是我们所知的最安全的代码之一。


数学在某方面类似于考古学。你也许会找到某个东西的一角,并由此判断它是有趣的。
于是你开始在别处挖掘,又找到了非常相似的另一角,你会想,是否有更深的联系?
你继续挖掘,最终发现了地下的结构。
当某些东西最终表明有意义时,你有一种发现的激动。

我和许多优秀的聪明人一起工作,从他们身上我学到很多。
但我无意说,要想取得成功,你必须是一个超级天才。
对许多真正优秀的数学家,如果你突然出其不意地提出一个数学问题,
他们一开始的反应将是缓慢的,你可以观察到他们在思考。
五到十分钟之后,他们会提出一些确实好的建议,他们也许不会非常敏捷,但可以非常深刻。

每个人各有所长。就像竞技体育一样,有游泳健将也有马拉松长跑运动员。
游泳健将也许会令马拉松长跑运动员畏惧,反之亦然,但他们都有优秀的才能。


我一生中想解决的问题很多,但其中有许多就像悬崖峭壁一样,没有明显的路径可以攀登。
我正在研究那些较为可及的问题。我希望积累更多的技巧、工具和洞见。
之后再回到那些我真正想解决的问题,看看是否会有所改观,偶尔它们会有轻微的退让。
这有点像钓鱼,你可以是一个很好的垂钓者,也可以选择鱼多的一个地方,但你还是必须等待鱼儿上钩。

上一篇     下一篇
数据结构数学基础

数据结构基础概念和术语

计算机科学概论

主宰世界的10大算法

数学建模十大算法

数学简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