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枪炮、病菌与钢铁》笔记     所属分类 read 浏览量 135
《枪炮、病菌与钢铁:人类社会的命运》(Guns, Germs, and Steel: The Fates of Human Societies)

贾德·戴蒙

为何欧亚文明最终可以存活下来并战胜其他文明

为什么是欧亚大陆人征服、赶走或大批杀死印第安人、澳大利亚人和非洲人,而不是相反?

为什么么小麦和玉米、牛和猪以及现代世界的其他一些“了不起的”作物和牲畜出现在这些特定地区,而不是其他地区?

人类社会中权利与技术的歧异无法反映文化或种族上的差异,而是来自于被各种不同正回馈循环强力扩大的环境差异。

不同民族的历史遵循不同的道路前进,其原因是民族环境的差异,而不是民族自身在生物学上的差异。

欧洲人在过去500年中对非欧洲民族的征服。开始时,这些欧洲人只是想通过航海去寻找贵金属和香料,结果却常常导致对土著人土地的入侵,并通过屠杀和带来的疾病大批消灭了土著居民。

世界上不同地区的各个民族的发展进程很不相同的。
在上一次冰期结束后的13000年间,世界上的某些地区发展成为使用金属工具的、有文字的工业社会,
另一些地区仅仅发展成为没有文字的农业社会,还有一些地区则仍然保留着使用石器的狩猎采集社会。
这种历史上的差异对现代世界投上了持久的阴影,因为使用金属工具的、有文字的社会征服了或消灭了其他类型的社会。
虽然这些差异构成了世界史的最基本的事实,但产生这些差异的原因始终是不确定的和有争议的。
关于这些差异的由来这个令人困惑的问题,是在25年前以一种简单的个人形式向我提出来的。

农业与放牧出现在局部地区,这只是对不同族群的不同命运的部分解释。
粮食生产从这些最早的中心向外传播的速度是不同的,这与气候和地理方面的其他特点,如各大陆不同的面积、位置、甚至形状 ,有很大关系。
发展水平超过狩猎采集阶段的社会,理有可能发展出文字、技术、政府、有组织的宗教,同时也更有可能发展出凶恶的病菌和战争中的强大武器。

粮食生产是枪炮、病菌和钢铁发展的一个先决条件。

在野生的动植物物种中,只有很少一部分可供人类食用,或值得猎捕或采集。
通过对能够吃的那几种动植物的选择、饲养和种植,使它们构成每英亩土地上的生物量的90%而不是0.1%
每英亩土地就能养活多得多的牧人和农民,一般要比以狩猎采集为生的人多l0倍到100倍。

狩猎采集族群的生活方式:凶险、粗野、短命。

过去战争中的胜利者并不总是那些拥有最优秀的将军和最精良武器的军队,而常常不过是那些携带有可以传染给病人的最可怕的细菌。

源于动物的疾病在历史上的重要性,远远超过了旧大陆与新大陆之间的冲突
欧亚大陆的病菌在大量消灭世界上其他许多地方的土著民族方面起了关键的作用
这些以前没有接触过欧亚大陆病菌的民族的累计死亡率在50%和100%之间
 
毫无疑问,欧洲人在武器技术和行政组织方面拥有对他们所征服的大多数非欧洲民族的巨大优势。
但仅仅这种优势还不能完全说明开始时那么少的欧洲移民是如何取代美洲和世界上其他一些地区那么多的土著的。
如果没有欧洲送给其他大陆的不祥礼物——从欧亚大陆人和家畜的长期密切关系中演化出来的病菌,这一切也许是不会发生的。

从欧亚大陆人和家畜的长期密切关系中演化出来的病菌

大多数发明都是一些被好奇心驱使的人或喜欢动手修修补补的人搞出来的,当初并不存在对他们所想到的产品的任何需要。

技术的发展是长期积累的,而不是靠孤立的英雄行为;

技术在发明出来后大部分都得到了使用,而不是发明出来去满足某种预见到的需要。


不同民族之间相互作用的历史,就是通过征服、流行病和灭绝种族的大屠杀来形成现代世界的。这些冲突产生了回响,而这些回响在经过许多世纪后仍然没有消失,并且在今天世界上的某些最混乱的地区仍在活跃地继续。

非洲和美洲这两个最大的陆块,由于它们的轴线主要是南北走向,故而产生了作物传播缓慢的结果。

大陆轴线走向的差异影响粮食生产的传播,也影响其他技术和发明的传播。

文字同武器、病菌和集中统一的行政组织并驾齐驱,成为一种现代征服手段。

粮食生产及社会之间的竞争与混合,产生了征服的直接原动力:病菌、文字、技术和中央集权的政治组织。 

中国的船只没有横渡太平洋到美洲西海岸来殖民?简而言之,为什么中国把自己在技术上的领先优势让给原先十分落后的欧洲呢?

中国西洋舰队,从公元1405年到1433年,这些船队一共有7次从中国扬帆远航。

中国朝廷上的两派(太监和反太监)之间发生了权力斗争。
前一派支持派遣和指挥船队远航。因此当后一派在权力斗争中取得上风时,它停止派遣船队,最后还拆掉船坞并禁止远洋航运。

太监 郑和 下西洋

由于欧洲是分裂的,哥伦布オ成功地于第五次在几百个王公贵族中说服一个来赞助他的航海事业。

中国的长期统一和欧洲的长期分裂

欧洲海岸线犬牙交错,它有5大半岛,每个半岛都近似孤悬海中的海岛,在所有这些半岛上形成了独立的语言、种族和政府

欧洲被一些高山(阿尔卑斯山脉、比利牛斯山脉、喀尔巴阡山脉和揶威边界山脉)分隔成一些独立的语言、种族和政治单位

中国的中心地带从东到西被肥沃的冲积河谷中两条可通航的水系(长江和黄河)连接了起来,从南到北又由于这两大水系(最后有运河连接)之间比较方便的车船联运而成为一体。
因此中国很早就受到了地域广阔的两个高生产力核心地区的决定性影响,而这两个地区本来彼此只有微不足道的阻隔,最终又合并为一个中心。

与中国不同,欧洲有许多分散的小的核心地区,没有一个大到足以对其他核心地区产生长期的决定性影响,而每一个地区又都是历史上ー些独立国家的中心。

中国在地理上的四通八达最后却成了一个不利条件,某个专制君主的一个决定就能使改革创新半途而废,而且不止一次地这样做了。
相比之下,欧洲在地理上的分割形成了几十个或几百个独立的,相互竞争的小国和发明创造的中心。
如果某个国家没有去追求某种改革创新,另一个国家会去那样做的,从而迫使邻国也这样去做,否则就会被征服或在经济上处于落后地位。
欧洲的地理障碍足以妨碍政治上的统一,但还不足以是技术和思想的传播停止下来。欧洲还从来没有哪一个专制君王能够像在中国那样切断整个欧洲的创造源泉。


地理上的四通八达对技术的发展既有积极的影响,也有消极的影响。


豌豆的种子封闭在豆荚中,要发芽生长,就必须破荚而出。因此演化出豆荚破裂的基因。而人类能够收获到的唯一豆荚可能就是留在植株上的那些不爆裂的豆荚;
小麦的种子长在麦秆的顶端,麦秆自动脱落。而产生突变的种子省立地留在秆子上,人类便能带它们回家。

原来成功的基因突然变得具有毁灭性,而毁灭性的突变却变得成功了。


粮食生产开始的时间、技术传播的障碍和人口的多寡这3大因素的变化,是怎样直接导致我们所看到的各大陆之间在技术发展方面的差异的。
欧亚大陆是世界上最大的陆块,包含有数量最多的互相竞争的社会。
它也是拥有粮食生产开始最早的两个中心的陆块,这两个中心就是新月蜗地和中国。
它的东西向的主轴线,使欧亚大陆一个地区采用的许多发明较快地传播到欧亚大陆具有相同纬度和气候的其他地区的社会。
它的沿次轴线的宽度,同美洲巴拿马地峡的狭窄形成了对照。它没有把美洲和非洲的主轴线切断的那种严重的生态障碍。


非洲的主轴线和美洲的主轴线一样都是南北走向,而欧亚大陆的主轴线则是东西走向。
如果你沿南北轴线行走,你会穿越在气候、生态环境、雨量、日长以及作物和牲口疾病都大不相同的地带。
因此,在非洲某个地区驯化或得到的动物和作物很难传播到其他地区。相比之下,在虽然相隔数千英里但处于同一纬度并有相似的气候和日长的欧亚大陆各社会之间,作物和动物的传播就显得容易了。


皮萨罗成功的直接原因包括:
以枪炮、钢铁武器和马匹为基础的军事技术;
欧亚大陆的传染性流行病;
欧洲的航海技术;
欧洲国家集中统一的行政组织和文字。

动植物的驯化意味着人类的粮食越来越多,因而也就意味着人口越来越稠密。
因此带来的粮食剩余和(在某些地区)利用畜力运输剩余粮食,成了定居的、行政上集中统一的、社会等级分明的、经济上复杂的、技术上富有革新精神的社会的发展的先决条件。

在传统的新几内亚社会中,聪明人比不那么聪明的人更有可能逃脱导致高死亡率的死因。然而,在传统的欧洲社会中,流行性疾病造成的死亡率的差异与智力几乎没有任何关系,而是与取决于人体化学细节的遗传抵抗力有关。

世界上最早的粮食生产中心,新月沃地和中国仍然支配着现代世界

新月沃地
西亚、北非地区两河流域及附近一连串肥沃的土地,包括黎凡特(Levant,又译作累范特)、美索不达米亚和古埃及,位于今日的以色列、约旦河西岸地区(简称西岸)、黎巴嫩、约旦部分地区、叙利亚,以及伊拉克和土耳其的东南部、埃及东北部。
在地图上好像一弯新月

新月沃土上的三条主要河流约旦河、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的流域合共约40至50万平方公里,现时有人口4至5千万。这片土地西起地中海东岸,并包含叙利亚沙漠、阿拉伯半岛(Jazirah)及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东至波斯湾。

植物驯化可以定义为:栽种某一植物并由此有意或无意地使其发生不同于其野生祖先的、更有利于人类消费的遗传变化。
驯化动物则可定义为:使某种动物在圈养中通过有选择的交配,使其与野生祖先有所不同,以便为控制其繁殖与饲养的人类所利用。 

可驯化的动物都是可以驯化的,不可驯化的动物各有各的不可驯化之处。

象被驯服了,但绝不是驯化。过去汉尼拔的象和今天亚洲的役用象只是捕捉后被驯服的野象;它们在圈养中是不交配的。

上一篇     下一篇
2020年现金为王

疫情之后的行业机会

未来简史笔记

中国金融机构简介

Java 枚举使用

半导体行业介绍及相关指数和ETF